无废城市,如何除废?

来源: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 时间:2019-12-27 点击次数:1204


  无废城市长什么样?

  无废城市怎么建?

  城市固废怎么除?

  ……

 

  12月10日、11日,来自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同志、“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城市和地区管理者、“无废城市”建设领域专家学者、技术企业及协会代表等近200人,齐聚“无废城市”首批试点城市之一海南三亚,探讨“无废城市”的建设路径。

  我国是世界上固体废物产生量最大的国家之一,全国每年新增固体废物100多亿吨,垃圾围城、固废难消,成为一些城市发展的沉重包袱。如何卸下“包袱”,推动制度、技术、市场和监管体系建设,与会代表结合“无废城市”建设案例,给出解决方案。

 

变废为宝促进循环经济

以智管废协同处置

  在离天涯海角景区仅10公里的山坳里,一座无烟的花园工厂,每天能“吃掉”1800吨垃圾。

  蓝天白云,绿树环绕,走进三亚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区,没有闻到异味,唯一的噪音来自三期扩建工程。

  “三期工程明年8月投产后,每天能处理近3000吨生活垃圾,填埋场基本可以结束使命。”光大环保能源(三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范高文说。

  与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相邻的是医疗废物处理厂、建筑废弃物综合利用厂、餐厨废弃物处理厂、渗滤液处理站,在这个2000亩的循环经济产业园区里,还规划了布草洗涤厂、粪便无害化处理厂等。

  “三亚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作为三亚市循环经济产业园的龙头项目,也是园区循环经济的核心,可为餐厨垃圾、医疗废弃物、渗滤液处理以及将来的布草洗涤等项目提供绿色电能和高品质蒸汽,为项目之间协同耦合处理创造必要条件,最终实现生活垃圾、餐厨、医废、渗滤液等各类废弃物减量化。”三亚市住建局环卫科科长陈是良说。

  “看到这个火炬了吗?”光大环保餐厨处理(三亚)有限公司生产运行部经理张锋指着一个闲置的点火装置说,以前园区里各厂各自为战,厨余垃圾处理厂每天产生的沼气,只能在自家的火炬里白白烧掉,80吨—100吨的废渣得拉出园区填埋。

  2017年10月,垃圾焚烧发电厂并购了厨余垃圾处理厂,两个厂协同生产,厨余垃圾处理厂的沼气和废渣都送到生活垃圾焚烧厂的锅炉里助燃焚烧。

  “1吨垃圾可发电330度,基本能满足一个家庭一个月的用电需求。”范高文说,三亚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年产值近1亿元,其中2/3产值来自生活垃圾焚烧发电。每年1.2亿度上网电量,通过南方电网供应至千家万户,既实现了垃圾的“无害化、减量化”处理,又可“变废为宝”,实现“资源化”利用,助力循环经济可持续发展。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温宗国认为,未来的城市固废需要建立更多的单体工程,更加要求协同处置,迫切需要搭建一个系统化、信息化、智能化平台,精准管理、以智管废

 

垃圾分类助力源头减量

  “‘无废城市’建设的核心的目标是两个‘最低’,即把对环境影响要降到最低和垃圾填埋量要降到最低。”清华大学刘建国教授说,过去受制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对垃圾处理的选择有限,只能简单粗暴地建大量的填埋厂,通过把废弃物隔离到一个填埋空间中,来实现向环境排放污染物量的减小。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垃圾焚烧逐渐替代填埋,焚烧发电发展迅速。在海南省19个市县中,已建设了8个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新的形式下,如何让焚烧更加清洁、更加高效,就要从源头分类入手,提高垃圾的回收利用率、推动垃圾分类。”刘建国说。

  张锋说,从末端处置的角度,当然希望垃圾分类越快实行越好。在处理过程中,就发生过厨余垃圾里混入大的塑料袋,螺旋输送机被绊住了停止转动。

  此外,大型的建筑垃圾、重金属等混入生活垃圾中,也增加了焚烧锅炉的设备损耗甚至损坏。

  “海南省最近也出台了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从明年10月1日开始全省范围内开展生活垃圾的分类。”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邓小刚表示,近年来海南省通过一系列的行动,助力“无废城市”建设,明确到2020年底前,在全省范围内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具。到2025年底前,建立并完善回收治理体系,引导农民使用一次性全生物降解的农用地膜,快递企业使用可降解的塑料包装物,全省范围内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列入这个名录的其他类产品。

  刘建国说,现在是以分类促固废处理的思路,把垃圾源头最有用、最有害、最有干扰的都分拣出来,让它们各得其所、各尽其用。“需要进一步强化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把它纳入到规范管理当中来,把好氧、厌氧等生物处理短板补上,还要高度关注大型垃圾焚烧发电厂在整个垃圾处理系统当中的核心作用”。

  “这次‘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推进会从‘零废弃’源头做起,扫二维码签到、提醒参会代表自带洗漱用品、会场以茶水杯替代一次性纸杯和矿泉水等等。”环境保护杂志社总编辑郭媛媛说。

 

公众参与提升多方共治

厘清责任清单

  每隔一天,都会有一批公众来三亚市生活垃圾焚烧厂参观。在专职讲解员的陪同下,他们观摩了垃圾从进场卸料、垃圾储藏仓发酵、焚烧等生产的全流程。今年以来,该厂已经接待200批次的参观者。

  隔着玻璃,参观者被脚下几十米深的垃圾储藏仓惊呆了。这个巨坑中,垃圾堆积如山,工作人员在用巨大的机械抓手,将垃圾一点点抓取分堆,送入焚烧炉中。

  “三亚市一个星期的垃圾就能塞满这个巨坑。让公众看到这些,有助于增强他们的环保意识,我们生产企业有责任向公众开放和讲解。”范高文说。

  如果说垃圾焚烧发电是三亚“无废城市”建设的中枢,那么蜈支洲岛等景区,就是三亚“无废城市”建设中的细胞工程。今年5月以来,蜈支洲岛落实“无废岛域”的属地责任,开展生活垃圾分类、近岸滩涂和海域垃圾清理、园林绿化废物处理,形成“无废岛屿”管控模式和标准要求。

  废弃的摩托艇改装的垃圾桶,旧渔船上开商铺,花香四溢的“3A级”公厕……在三亚蜈支洲岛,处处都有废物巧妙利用的创意。

  “看到这些流动垃圾车了吗?”蜈支洲岛景区副总裁杨晓海说,旅游区日产生活垃圾约10-12吨,由景区绿化部安排专人负责垃圾分类。每天上午8点至下午7点由4—5位垃圾车司机分片区对景区内垃圾桶内垃圾进行流动收集,并拉运到岛上垃圾处理厂指定的区域,由垃圾分拣员进行分类处理。

  此外,为了引导游客进行垃圾分类,养成好的习惯,蜈支洲岛的垃圾桶进行精细化分类投放引导,废纸巾、瓜果皮、落叶、其他垃圾以及纸类、塑料、金属、玻璃、瓶罐等均用图形显著标识出来。

  三亚市副市长周燕华认为,三亚的经验在于构建了政府主导、部门协同、企业主体、公众参与的固体废物多元共治格局

  一位与会嘉宾坦言,目前在“无废城市”试点建设中,社会公众参与体系尚未建立,在工作推进上压力传导,层层递减,存在着上热,中温,下冷的情况。

  对此,生态环境部政策研究中心国际所所长李丽平提出了必须制定收集、运输、处置等全链条治理的责任清单。“NGO应该负责什么,学术机构负责什么,政府、企业、个人的职责边界一定要清晰。“李丽平强调,一旦固废处置出现问题,到责任清单里一查,就知道哪个部门来监管,责任是什么,应该承担什么后果,一目了然。

  来源: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图据网络

 

上一篇: 焦点关注 ! 五部委印发《地下水污染防治实施方案》

下一篇: 2020年1月1日实施!四川印发《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